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新聞 >

訂單銳減超6成、有企業裁員70% 遵義白酒包材廠家迎來至暗時刻

2022-04-25 08:29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醬酒熱降溫的勢頭從渠道漫延到了上游包材環節。

酒業家近期在遵義產區調研時發現,在剛剛過去的一季度,曾經訂單排滿、加班生產的白酒包材企業普遍開工不足,與去年同期相比,訂單數普遍下滑60%-70%。“半年沒開工的小規模包材企業并非個案,在某包材產業園,破產、跑路的小規模包材企業超過20家。”一位遵義產區的行業人士向酒業家爆料。

一場遵義包材產業的大洗牌正在上演。

01、包材訂單銳減超60%,誰將出局?

始于2019年的醬酒熱,不僅吸引濃香、葡萄酒、洋酒經銷商紛紛轉投醬酒,也吸引了深圳、瀘州等城市的包材企業密集落戶遵義。

然而,隨著2021年下半年醬酒熱在渠道端的降溫,酒企招商遇冷,銷售不暢,使得遵義產區中的酒類包材企業們集體陷入訂單銳減的囧境。

“去年國慶后訂單就陸續下滑,今年一季度更是跌入谷底,與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60%-70%,60%的企業沒開工。”位于遵義市播州區茍江經濟開發區的貴州藝森源包裝有限公司,是2016年當地政府招商引資的項目之一,如今已成長為遵義市包材產業的龍頭企業,但面對行情的大逆轉,董事長張勇喟然長嘆道:“去年這時,訂單爆單,排期排到幾個月后,現在大多數包材企業門可羅雀,行業到了最艱難的時刻。”

“包材的產能供給已超過需求。”在仁懷市酒業協會包裝物流分會會長、賢俊龍印務公司常務副總任明的記憶里,2009年的仁懷上規模的包材企業極少,在近年來醬酒熱的推動下,大量包材企業扎堆在遵義“安家落戶”,去年國慶后醬酒熱降溫,包材供過于求的矛盾凸顯出來,“今年開年至今,訂單數量普遍下跌50%以上,最高的可達70%。”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遵義產區的綏陽、習水、蝦子等區縣。

“我們是抱著很大希望來的,項目投了3億元,設備全從德國進口,按照預估,投產后可實現年產值5億元,但是今年一季度產值僅有1千萬左右,光是廠房租金、設備折舊,每月虧損幾百萬。”2020年落戶習水的深圳某上市龍頭包材公司習水分公司相關負責人對酒業家表示,由于訂單不足、運營慘淡,公司員工從500多人已裁到200多人。

“去年3月簽約落戶遵義綏陽,4月投產,趕上了上半年的醬酒熱行情,但下半年行情急速下滑……”遵義勁嘉新型智能包裝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再兵用“斷崖式下跌”來形容當前的行情。

位于鴨溪的貴州華富天玻璃包裝有限公司,是遵義本土最大的酒瓶包裝公司,總經理王躍建告訴酒業家:“去年6月份醬酒最火爆的時,廠家頻繁發漲價函,看漲預期下經銷商大量囤貨,透支了包材需求,行情在拉高后迅速回落,產能閑置40%-60%的企業不在少數。”

從調研中酒業家發現,“吃不飽”的包材行業,正依靠零星的訂單維持生計,但很明顯,無論是廠家還是開發商,在包材下單的頻次和單次量都在極速銳減。

“去年開發商能一出手就是5千件的包裝訂單,但今年要試銷幾百件才敢繼續下訂單,與去年下單后頻繁催單相比,今年大家都很佛系,畢竟行情寡淡已經成為了事實。”一位小規模包材企業負責人這樣說道。

最慘的或許是在醬酒熱行情中試圖分一杯羹的“跨界者”。

張正揚原本是某頭部醬酒企業的貴州區大商,去年7月份醬酒熱度空前高漲,為在包材領域分一杯羹,他耗費7000多萬元買設備、租廠房,然而9月投產時,醬酒行情直線下降。

“開局即是深淵,現在處于大單接不到,零星小單吃不飽的入不敷出的尷尬境地。”張正揚對酒業家說,實力強大、底子厚的規模企業尚且受影響很大,非專業新手或許將成為這波下滑行情中的第一批出局者。

02、裁員、價格戰,能否挽救包材企業?

酒業家梳理發現,遵義產區包材行業的這波低迷行情呈現出以下特點:

從時間節點來看,始于2021年國慶之后,到2022年春節前有波“小陽春”行情,回調幅度在10%-20%左右,但春節后至今,包材訂單呈現斷崖式下跌,暫時看不到回暖的跡象。

從受影響程度來看,規模以上包材企業以服務腰部以上醬酒企業為主,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這類包材企業的訂單縮減幅度在50%左右,而定位為服務三四線酒企乃至貼牌商的小規模包材企業,訂單量銳減比例高達70%。

涉及面廣、影響程度深,是遵義包材行業這波下滑行情的顯著特點,為了維持基本的經營,不少包材企業正通過多種途徑自救。

裁員首當其沖。據酒業家初步統計,包材企業裁員比例普遍超過50%,更有甚者高達70%。同時,部分小規模包材企業掀起了虧本賺吆喝的價格戰,低價出貨,如成本10元的盒子6元出貨,成本13-14元的書本盒,9-10元出貨。另有一些包材企業通過擴大品類、調整目標客戶,如新開拓茶企、濃香、清香等客戶等方式分散風險。

但即便如此,也收效甚微。

03、遵義包材為何遇冷?

酒業家通過調研遵義產區數十家不同規模的包材企業,歸納總結出遵義包材行業遭遇這波“寒潮”的原因。

從供需結構來看,2019年,遵義包材本土配套率為30%,2020年上升為52.8%,再到2021年的80%,不斷上升的包材本土配套率的背后是深圳、瀘州等包材企業“扎堆入黔”,2021年,遵義包材產業企業總數已達211家。

在3月28日貴州省投資促進局舉行的“2022年一季度全省產業大招商網上集中簽約儀式”上,涉酒項目16個,其中包材項目占一半且產能巨大,如紅花崗區年產1億只精品紙箱產業園項目、赤水市瀘州盛佳包裝有限公司年加工1500萬個酒盒項目等。

“今年的產能是去年的幾倍,包材產能的增長速度遠高于市場份額的增長速度,訂單不足將壓垮一批小企業,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洗牌階段。”遵義一家中等規模的包材企業負責人熊總向酒業家表示。

此外,醬酒企業對包材的需求量不足也是一個主要因素。2021年上半年醬酒大熱,廠家頻繁漲價,經銷商在看漲預期下大量囤貨,但醬酒消費培育和消費能力遠跟不上企業擴張的愿望,渠道庫存高企、經銷商資金周轉困難、動銷慢,酒企短期難大量出貨,因此,新增包材的需求有限。

同時,今年春節過后,疫情呈多點爆發態勢,廠家的品鑒會、促銷會、經銷商大會等一系列動銷舉措難以落地實施;春季全國糖酒會檔期懸而未定,廠家推不了新品。這些都影響了酒企對包材的需求。

“醬酒降溫,缺乏品牌張力的貼牌商首當其中,目前遵義市乃至貴州省重拳打擊竄酒,河南、山東等省份大量貼牌商撤出,(包材市場的)蛋糕變小了,粥少僧多。”遵義一位不愿具名的包材企業負責人表示,短期來看是行業陣痛,但長遠而言,是遵義包材產業的進化。

04、中秋前后或迎拐點

遵義產區包材產業這場大洗牌將持續多長時間?何時才能看見拐點?

資深醬酒專家、權圖醬酒工作室首席專家權圖認為,2020年、2021年醬酒產業發展迅猛,各個廠家渠道庫存積壓較大,目前企業更多在消化去年的庫存,今年一季度包材整體銷售下滑,是對醬酒產業現狀的直觀反映,“這么大的下滑幅度,還有一個原因是去年遵義包材產業做得太好了。隨著疫情的防控和庫存消化,預計下半年遵義產區包材產業訂單不足的局面將有所緩解。”

“二季度疫情若能控制住,廠家動銷對策能有效,包材產業有望回暖。”張勇認為,就目前的發展而言,今年能完成80%任務的企業算得上是實力超群,能完成50%的任務就能保命,完不成的將面臨淘汰出局。

“包材未來的走勢取決于疫情,疫情防控成效好,這一波調整期會縮短,疫情長調整期會很漫長。”熊總表示:“基于宏觀環境的分析,酒企需要調整預期,若仍在追求快增長,那么經銷商資金周轉困難、動銷乏力,最終將不利于整合上下游產業穿越行業周期。”

酒業家綜合多位行業人士的判斷,相對一致的觀點是:中秋節前的疫情防控成效決定著醬酒的動銷狀況,進而對遵義產區包材產業的走勢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包材企業能否活下來,到今年年底將見分曉。“以此輪洗牌為標志,遵義包材產業將經歷從數到質的迭代升維。”(原標題:訂單銳減超6成,有企業裁員70%,遵義白酒包材生產廠家迎來至暗時刻丨一線調研)

    關鍵詞:包材 遵義 醬酒  來源:酒業家  酒業家團隊
    商業信息
    印度女警察快交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