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評論 >

三香分天下 “南醬北清”正當時

2019-07-12 09:52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中國白酒格局以后就是三香時代+“1+1”,醬香受到追捧,濃香份額最大,清香在崛起,新食品雜志也抓住了這個局勢,舉辦了南醬北清系列活動。最近受新食品之邀,老田對南醬北清現象進行分析,以下是核心觀點,和各位朋友分享。

(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

南醬北清的提法正當時

目前行業正好有清香和醬酒兩個風口,南醬北清的提出正好同這兩個風口不謀而合,同時這一口號的提出也讓濃清醬三分天下的大勢變得確定下來。透過現象看本質,我們可以發現清香風口的興起和龍頭的帶動作用分不開關系。首先是以汾酒為首的名酒回歸和例如牛欄山、紅星和二鍋頭股份等二鍋頭品類的爆發帶動了清香的整體氛圍,隨后諸如江小白、青青稞及河套等小清香崛起強化了這一勢頭,雙管齊下的龍頭帶動作用促進了清香風口的形成。其次是高線光瓶時代的到來,讓清香有可能成為高線光瓶的主力陣營。不僅有汾酒的波汾的爆發,更有汾陽王等追趕者的跟進,讓清香在大眾酒和高端酒市場實現了新的突破。

回顧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酒業40周年,從產業結構調整來看,也是香型品類發展迭代升級的40年。20世紀70年代,當時是汾老大的時代,清香基本占到酒業的七成以上;20世紀90年代,進入“濃香天下”時代,以五糧液,瀘州老窖為首,到現在依然占到酒業的70%左右,而在高峰期甚至超過75%;2012年,第一次醬酒熱潮爆發,不到5%的產量占到了酒業銷量的30%-35%左右,同時隨著現在茅臺價格的繼續攀升,再一次回歸高位,超過2000-2500元,打破價格天花板,帶動醬酒中堅力量的崛起,如茅臺系列酒、國臺、習酒、金沙、郎酒。

醬酒風口的形成,一個是茅臺的引領,形成醬酒導火索;二是醬酒中堅力量的崛起,例如,國臺、習酒、郎酒、金沙的高速增長。目前,醬酒熱已將發展為從補充性競爭轉化為正面競爭的階段。

這個正面競爭主要有三個方面:

第一、次高端領域醬酒和競品的競爭,在這個領域都是老名酒,如劍南春、水井坊、舍得、酒鬼酒等,由于醬香酒的主力也在腰部,產品主要集中在300-500元價位,未來腰部主力價格段將會成為次高端的主力陣營。

第二、商務競爭,未來新商務將會從100-200元價格帶升級為200-400元價格帶,在新升級的價格帶里,醬酒具有品類優勢,醬酒具有高性價比。

第三、香型的互補,濃醬、濃清、清醬的不斷交流為更多亞品類和思維理念的交融創造了可能,也由此強化了彼此的碰撞。

關鍵是現在新商務的到來,人們消費的高品質化、健康化、輕奢化的需求。由于茅臺的帶動,人們認為醬酒是高性價比的品類代表。但是茅臺價格高高在上,由此給了醬酒中堅力量很大空間。

綜上所述,可以發現南醬北清的形成其實是由這兩個風口共同推動形成的。頗有意思的是,這兩個風口都有龍頭的帶動作用,清香由汾酒帶動,醬香由茅臺帶動。還有中堅力量的崛起,清香有紅星、牛欄山、衡水、汾陽王等的崛起。醬香有茅臺系列酒、習酒、國臺、郎酒等的崛起。同時還有兩個核心產區的勢能作用:清香的核心產區以杏花村、汾陽、呂梁為核心構成北京、內蒙、西北等大范圍,醬香是以茅臺鎮、赤水河、仁懷、遵義、二郎鎮為首的泛醬香生產區域以及很多北方的醬酒產地,而這些因素又同樣促使了南醬北清風口的形成。

三香分天下,誰主沉浮?

無論是清香天下,還是醬香天下,都是在擠壓濃香的份額,最終還是濃清醬三分天下。當然這樣的趨勢在不同市場呈現出不同特點:在新高端、超高端、次高端領域,醬香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將會是主流,在大眾酒、國際化領域,清香是主流,而在更廣義的領域,內濃香是主流。未來白酒的產區化是趨勢,醬酒的產區概念在中國是最早、最成熟的。當前,茅臺已經形成產區壁壘,超級品牌的背后一定是超級品類,超級品類的背后一定是超級產區。由于茅臺已經形成超級品牌,超級品類,超級產區三位一體的的壁壘,由此也造成出了茅臺鎮酒無法釀造出茅臺酒。因此老田認為南醬指的是以茅臺為核心,泛赤水河流域為主導的醬酒。

    關鍵詞:醬酒 濃香型 清香型  來源:老田煮酒  田卓鵬
    商業信息
    印度女警察快交BBw